直男和gay睡一晚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3-12      浏览量:0
更新在底下12.16为了方便描述,以后的

更新在底下12.16为了方便描述,以后的更新我都将称本文的那个直男为a,本文内容都是真实回忆,有些对话记得不太详细只记得大概意思,请大家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嘻嘻。

更新12.14:最近几天突然多了好多赞啊,开心开心,今天刚好还翻出了一张以前初中时候的成绩条,分数跟我印象中的差不多,每次大考老师就会做这种条条让我们自己和上一次的成绩对比,我也很绝望,数理化真的是我永远的噩梦呜呜。

初中三年我跟a没做过一次同桌,但是很巧的是每次他都坐在以我为中心,手臂为半径的范围内,他坐过我前桌,后桌,中间隔条走道的左桌,我同桌的同桌…就是没跟我挨着坐过。

我记得老师称这个叫小组教学模式,因为平时上课会给我们一定的小组讨论时间,虽然我们都用这个时间聊天去了哈哈哈,讨论完之后必定要派个代表起来回答问题,我和他同组的时候基本上每次都是他来答的,说来我也回答过呢!一次是英语课,还有一次是语文课,老师要我们派代表去黑板上默写小石潭记还是桃花源记来着,正巧我前天晚上背过,所以我就自告奋勇了,组员们也对我刮目相看了,下来的时候他还冲我说没想到我竟然会背书,呵呵,少小看我!

我们每组有六个同学,三人坐一排,每组的成员也不是固定的,基本上每学期都会重组,分组的规律是每一组都必须有一个班级前十的人当小组长,专门用来收作业和平时管纪律,我跟他同组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当小组长,然后我跟a约好每天早上都得提前半小时来学校借我抄数学作业,这个约定一直保持了三年,即使我们不在一个组我也还是会借他的作业抄,固定的作业工具人罢了哈哈哈,别人想抄他作业都得先等我抄完,我每次都是第一个抄到的,有的时候懒得抄就让他帮我抄了,虽然他每次都还会假正经说怎么可以抄组长作业,但是最后还是借我抄了哈哈哈。

———————————————————— 初一的时候,因为性格比较内向而且喜欢故作高冷,整个初一上半学期甚至没跟班里的同学有过正常的交流,本来我以为这样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日子会伴随我三年,但没想到在一次军训结束了。初一的冬训,去了我们当地一个很远的培训基地,那时的我们可能是因为对学习极度厌恶所以对除了学习以外的其他事情都格外的感兴趣,即使是吃苦的军训。

上了巴士,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跟其他人不熟所以不敢随便坐别人的旁边,我看着窗外,心里想着应该没人会坐我旁边吧…过了一会儿,车里熙熙攘攘的声音停了,终于出发了,我心里叹了口气。

我的座位旁边其实早已坐下了人,但我假装没看见,因为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话,所以我还是盯着窗,像是要把窗盯出个窟窿,离学校越来越远了,我家和学校在同一条街上,快经过我家小区的时候,他叫了我一声:哎,你叫什么名字?我冷淡地说我叫xx他说哦,原来是你啊,要不要吃面包?看着他从包里摸索,使劲掏都掏不出面包的样子,我觉得又好笑又奇怪,那个原来是你啊是什么意思??

简单介绍一下他吧,初一就已经178的高个子(现在应该更高了…)我那个时候才165左右吧,他很瘦,鱼眼睛,眼珠子很鼓,长得有点像男版野生安妮,成绩很好…班级前十,班里四十多个同学,我每次都是班里二十名左右的样子,他是数学课代表,他数学真的很好,每次考试都是九十多分,但是他英语不太好,五六十的样子,我跟他正好相反,我是英语能考七八十,数学只考三四十…呜呜,他很爱打篮球,人缘也很好…我到现在都一直觉得我们两个根本没有不会有交集…他不知道我才是正常的,终于他把面包掏出来了,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天,不过更多是他在说,因为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喜欢说话…他说他早就有注意到我了,因为改数学作业的时候(老师很喜欢叫他改作业和试卷)发现我的作业写的很…一言难尽…错的多就算了…还喜欢在空白的地方画画…(我后来是美术生)我有一次在一个加分题的位置写:老师俺不会!我们数学老师是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对我们很温柔,可是教学方法…emmm,他告诉我作业其实一直都是他改的,所以早就好奇这个xx是谁了,我当时觉得这也太尴尬了吧!!脸红到爆炸!!然后他就笑我说我脸红的像海底总动员的尼莫…反正一路上跟他聊的挺开心的,具体啥内容忘了,但是开头这一点记得很清楚,因为他说我像小丑鱼…到了军训基地,教官带我们站队,排好方阵,练了好久然后才进的宿舍…就不能让我们放了行李再排方阵吗呜呜呜!分床位的时候是教官分的,我也不知道教官怎么分的,正好把我跟他分到一起…那个军训的床位长下图这样。

画的不是很好,反正大概是这样,两个上下床拼在一起,一排都是这种构造,看着是一人一张床,但其实两张床拼得很近…我们睡在下面的床位,现在想来还挺幸运的,因为我不喜欢睡上铺,然后中间训练的故事不是很重要懒得讲了,直接跳到高潮。

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先在床上聊了会儿天,后来教官进来喊熄灯了别说话!我们就都老老实实地闭嘴了,训练了一天俺身上很酸,睡的不是很安稳,到了半夜,隐约的感受到了被子的牵扯,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开始没理,后来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踏实,就想起来喝口水,我刚睁开眼就看见他还没睡,身子侧着手撑着脑袋面向我,我问他怎么还没睡啊,他说睡不着,我问那你在干嘛?他说在看你…当时我感觉时间就静止了,那个时候年纪小所以还没有txl的概念,只觉得他这样好奇怪,我就说我有什么好看的啊,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我起床喝完水躺下了以后跟他说了句晚安,他也说了句晚安,就在我以为该睡觉的时候,他把手伸了进来抓住了我的手,我整个人震惊!但又不好意思甩开他,就问他你干啥啊???他没说话,一直抓着,我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排斥,就任凭他抓着,太尴尬了…我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我睡了,当时心跳的特别快!但我平复了一下后又很快睡着了,毕竟军训真的很累!!在我睡着的时候我又隐约的觉得有东西在蹭我的耳朵,我的睡眠一直都不是很深,我当时有种在梦境和现实之间穿梭的游离感,第二天醒来才发现他跑我被窝里来了!!然后大家都看向我们这里就开始起哄,他很霸气的说了句:别闹了,天气太冷一个人睡不着,谁再起哄我晚上睡谁(大意好像是这样)然后大家就在一顿哄笑中散了,我还转身问他你昨晚冷的话叫醒我就行了啊,我把被子分一边给你叠着盖。他可能觉得我没理解他的意思,生气的说了一句:我根本不是!就丢下我先走了……无语好狂一男的!

初中三年跟他的故事害挺多的,我现在也不确定他到底是直男还是双,他现在有女朋友而且我初中毕业以后就没跟他联系过了,他考上了他一直想去的那所高中,回想起来跟他的故事其实还挺甜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只觉得甜但也不会觉得后悔没跟他在一起什么的,就觉得是初中挺好的朋友,反而庆幸没跟他在一起,因为他真的挺优秀的我觉得自己不配哈哈哈但是他也没追过我就是了…

———分割分割线———————————-

我跟女生比较好相处,因为初中很多男生都拽拽的感觉很不好惹,所以我跟女生玩的比较多,初二的时候我加入了我们学校的美术社团,每周三还是周四来着?在美术教室会有一次社团活动,有的时候我会带漫画去美术教室看,也因此与另外几个同年级其他班的女生结缘,她们也很喜欢看漫画,所以我们很聊得来,我们这几个爱看漫画的小团体里有一个大姐大,有一次她突然拍板说:我们来成立一个动漫社吧!

在我们几个人成立动漫社以前我们学校是没有动漫社的,运动类的社团倒是蛮多。话虽如此,那我们该怎么成立呢?总不能在美术社成立一个分社吧。动漫社具体是怎么成立的我不清楚,因为都是那几个女生在操办的,她们是一个班的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她们自己商量好了就去做了,后来问了一嘴,那个大姐大很轻描淡写的说:我去找校长说过啦,他说可以。

动漫社真的是我的意难平啊啊啊,活动室很快就申请下来了,是跟我们教室同楼层的一个空教室,超脏,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大姐大说我们一起把这个教室打扫➕布置一下吧,于是我们第一次社团活动的内容是拖地OTZ,只有那三个女生➕我和a五个人一起做的,初三的学长学姐是没有社团活动的,她们只能挂名,因为社团活动时间会被拿来考试or讲课(后来我们也是,所以我们只参加了几次社团活动,因为动漫社成立的时候已经是初二下学期了)我们带了好多海报贴在墙上,a比较高,所以他负责贴海报和擦窗户,最后完工了我们欣赏着这个属于我们的小根据地,非常的有成就感,那晚我想我应该做了个好梦,期待着每次社团活动的到来。

由于活动室里空空如野,凳子都没有,更别说黑板桌子之类的了,大姐大从家里拖来了一个野餐垫?反正就是块布,还挺大的,每次社团活动人都没齐过,但是野餐布每次都刚好够我们坐,我们一起凑钱买零食,活动的时候就一起聊天一起吃,还挺开心的,中午的时候还可以来这里睡觉哈哈哈哈就是有点冷,后来大家越来越熟了,a本来就很会聊天也很会照顾人,所以本来就有挺多女生喜欢他,后来我们社团活动的时候我发现他跟另外一个女生很聊得来,我还挺不开心的,回家之后我还哭了,那段时间就故意不怎么理他,我本来就是那种不怎么会表达情绪的人,有什么事我都喜欢憋在心里的,他发现我最近都不怎么找他聊天了,他就问我最近好冷漠啊发生了什么吗之类的,我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为感觉他跟那个女生关系很好的样子,因为那样显得我好像在吃醋,我可不想让他觉得我好稀罕他似的!!我就用了一个当时自以为很聪明的办法来试探他跟那个女生的关系,我就说下次我们和xxx(那个女生)一起去书城吧。他问为什么要带上她?我说你跟她关系不是很好吗?他说就一般般啦,只是因为她也玩lol所以聊的比较多,玩lol的女生还是挺少见的。然后我就说我也玩lol诶!你在哪个区?(当时已经不气了,话题已经被lol吸引哈哈哈哈)很可惜我和他不在一个区,所以都没怎么一起玩过游戏,而且我们那个时候快升初三了,所以玩游戏的时间并不多,我上初中那会英雄联盟应该也才刚火不久,在玩这个游戏之前电脑我都是拿来玩摩尔庄园和赛尔号的,其实本身也不太喜欢玩电脑,我更喜欢看漫画和青春疼痛文学小说,那个时候很流行看安妮宝贝,大冰,张嘉佳这类无病呻吟但内容又比较轻松搞笑的文学作品,现在再看他们的书我只觉得做作且没有营养。a就是妥妥的电竞少年,lol刚出就开始玩了而且还疯狂买皮肤,初中就开始当人民币玩家在我的意识中算非常有钱了,毕竟我可是连摩尔庄园十块钱的超级拉姆都舍不得买的人,不过我会花钱买漫画,以前买过好多龙珠,银婚,火影忍者,海贼王的单行本,真的很爱看漫画!!我不是被他带入lol这个坑的,有次我去一个和我同小区的朋友家玩,看他玩了一把好像的确比摩尔庄园好玩的样子,我记得那个时候是丽桑卓刚出,现在想起来真的好羞耻啊,因为是第一次玩这种moba类游戏,所以不是很懂怎么操作,一开始放技能我还是用鼠标点的,因为左右手一起操作不习惯,a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还疯狂取笑我,说我大小脑发育不平衡,呵呵,面对诋毁本人当然是重拳出击捶在他肩上,说来我好像经常捶他,但是他都不还手,一直被我单方面殴打,好像是我在霸凌他的感觉哈哈哈哈,可是是他先对进行人格侮辱的呜呜呜,所以我们也算扯平了吧(他有一次给我说他左右两边的胳膊好像不一样大,他卷起袖子来给我看我发现好像还真是,我喜欢打他左边的肩膀,因为右手打比较顺手,所以他每次和我走在一起我都站在他左边,一抬手就能捶到,很方便)。

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游戏的事,我说我喜欢玩阿狸,因为逃跑太好用了,他一脸鄙视,说别人的阿狸用大招打伤害,你竟然用来逃跑,还不如玩提莫,从开局隐身到结束算了。

初三上,没太多时间社团活动了,大家的学习压力和和班上的学习氛围都开始浓重了起来,社团活动没了,美术课和音乐课也没了,整个人就是没有感情的步步高学习机啊!但是我们学校还蛮洋气的,每次过节都还会放半天假或者搞些表演给我们看,我好像每学期都有参加表演吧,英语节(唱英文歌),校庆(唱英文歌),圣诞节(唱英文歌,本人是校园diva罢了)都是在学校里的演播厅表演的,每个班都要出表演节目,我每次都和另一个女生组合唱霉霉的歌,我以前也是霉粉,后来她的歌开始收费后我就去喜欢ariana了,我有一次还因为参加一个画画比赛还是唱歌比赛来着?拿奖了,周一升旗的时候校长亲自给我们几个获奖者颁的奖,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因为获得荣誉而上主席台,那种俯瞰众生的感觉真的很神奇,我上主席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a,a应该也在看我吧,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找到他,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我还要对镜头摆出我自认为最完美的微笑与校长进行一次难得的合影,那个瞬间我突然好羡慕大姐大啊,因为她经常作为年级第一上主席台演讲,不过我上过一次也还挺知足的,a还没上过呢嘿嘿!